?

Log in

接地气的生活

2012-10-14-Sun-21:00

来麦当劳喝咖啡, 今天正名了的麦咖啡。

买了一杯Cappuccino, 还买了俩香芋派(喝咖啡时候吃了一个, 另一个本来打算带回,不
过下楼来看到行乞老太太, 给了怹), 上楼前, 小伙儿说, 如果没事的话, 四点欢迎下
来参加他们的老友会活动, 有免费的蛋糕咖啡吃。 哈, 不错。 上楼去喝俺买的咖啡,
一边没干啥正事, 休息, 昨天爬山爬得好累还是。

下来, 让等, 靠门的一桌, 干啥去了一趟, 再次过来时候坐了一桌年轻妈妈带着孩子,
其中一个貌似英语教师的女孩儿, 俩小孩儿, 大的六年级, 小的差个几岁吧。

开始前, 先每人一小杯苹果蜜桃沙冰(只是味道像芒果, 呵呵), 之后美女咖啡师送来烘
焙过的咖啡豆邀请大家嚼一粒, 同时每人一小杯Espresso,

C360_2012-10-14-16-34-54

刚搜下, 貌似俺的espresso壶还不是正宗的, 等下仔细研究下, 去wikipedia看看再(原来叫摩卡壶, 只是欧洲人习惯
叫Espresso壶, http://www.iflcoffee.com/news_nr.asp?id=1698 )。 几位咖啡师跟大
家自我介绍, 由一个负责麦咖啡的副经理带头过来。 那个邀请俺的小伙儿拿一个ipad在拍
照, 最后大家都留了邮箱等待共享照片还。 然后大家一起到麦咖啡柜台, 美女咖啡师在
大家要求下表演拉花, 原来就是咖啡加奶泡后, 把表面用工具拉出一个白色的形状, 这次
是心型,

C360_2012-10-14-17-00-59

还有之后表演的一个花朵, 开始四瓣, 后来拉了不知道多少瓣, 还是漂亮的。

C360_2012-10-14-17-08-34

之后给大家看咖啡渣, 压成了一个个圆饼, 类似俺的espresso壶的效果, 大家纷纷拍照。

C360_2012-10-14-17-01-57

之后小伙儿给小朋友做了一杯Latte, 用巧克力写上小朋友的名字Tom, 还画成一张人脸。

C360_2012-10-14-17-14-05

之后又做了一杯其实是不含咖啡的纯奶泡的Babyccino, 加上巧克力粉还加了奶油泡, 很漂
亮, 不知道后来他们喝了没。

C360_2012-10-14-17-18-14

然后, 大家进去操作间, 看他做沙冰饮料,没兴趣就没去看, 拍了照片只。

后来拍, 美女咖啡师和小伙, 还有那个副经理的照片, 结果俩男的都动了没拍清楚, 只
有美女准备好的。

C360_2012-10-14-17-30-52


这种接地气的活动参加了很是开心, 和别人有互动, 这几个咖啡师都还挺喜欢(小伙子据
说还在湖南路的Starbucks打工, 按他的说法, 当然或许在麦咖啡有不实在的地方,
Starbucks过于工厂化, 什么都有严格的程序, 没有这里的人性化)。

C360_2012-10-14-16-53-55

Tags:

三周年

多亏老婆提醒, 不然还真是记不起来到底是什么三周年。

* 1. 病情
三年前的今天, 已经在鼓楼医院, 晚上进去的手术室。 那么病情呢, 简单说, 先天性脑
血管畸形造成脑出血(俗称中风), 开颅手术清理畸形血管和出血(据说一小杯?几十毫
升? 不确切了; 手术做了通宵, 据说中间休克, 然后做了急救, 稳定后, 继续手术,
简单总结就是俩字儿, 命大)。

然后送入重症监护室(ICU: intensive care unit, 这里其实还是危险的, 后来听说过的
一个老家的妹妹吧, 就是类似的病, 手术后在重症监护室去世), 住了大约五天(?不
确定, 需要娘来给确定下), 然后出来到普通病房。 意识正常, 能够和外界反应, 但是
没有留下记忆。(http://en.wikipedia.org/wiki/Intensive_care_unit

然后住了大约十天(?), 转院去紫金医院, 手术医生推荐的第一个康复医院去做高压氧
恢复, 这里有单人氧舱, 然后八月十号左右, 突然在卫生间里问俺娘, 咱这是在石家庄
么, 因为父母还有一个姐姐都在, 这时候娘才知道, 俺其实还糊涂着。 这里做高压氧,
艾灸(艾灸的小伙子很友善, 手劲儿很大)。 临床两个病友, 一个比我大十岁又妻子在照
顾, 一个是开饭馆儿的姐弟俩在照顾父亲。

然后转院去南京市中医院, 中药和针灸, 继续高压氧, 这里的高压氧是多人舱, 带面罩
呼吸。 认识了王敬卿医生和范刚启医生, 和一众友善的护士。 这时已经恢复了很多意识。
只是短期记忆还是有问题, 脑外科主任李医生, 一个友善的老太太教我做一个练习, 就是
记录每天吃了什么, 和写日记, 但是大约当时觉得困难和自大吧, 没有坚持, 所以没留
下多少文字, 现在想来有些可惜。

* 2. 康复

然后大约是回了趟石家庄, 然后因为当时已经在准备出国学习了, 学习语言时候突然得病
的, 一切都拖拉了。

2011-07-11-Mon-14:29 (nirvana via google music)

不过当时的问题是, 能够和外界反应, 但是依旧, 自己的判断力不够, 尤其(当然这个
理解是到现在的程度)对于失去的记忆这件事儿的恐惧, 担心自己记不住事情。 其实想
想,人难道不是记忆的总和么? 失去记忆的人难道不是成了白痴么? literally, 很喜欢这
个词。 因为后来说我重生了一次, 确实, 从失去记忆这个角度来说, literally, 字面
意思上的, 确实我literally重生了一次。 哈。

好, 回去流水帐。 然后08年11月去深圳呆了三个礼拜, 小姨家在那里, 休息, 散心,
独生子的重病几乎击垮了她(当然, 也许后来连续失去亲姐姐和亲哥哥的打击更大?) 然
后深圳回来后, 就催促我回来办公室, 虽然当时其实还是糊涂。 比如, 回复老板们的邮
件, 需要老婆帮忙修改我生硬的语气。 当然很多人帮了很大的忙。 很感谢。

* 3. 两年后回石家庄

2011-06-21 - 2011-07-08 21天吧, 路上两个通宵。 见了差不多所有亲人。

三位亲人去世。

1. 大姨, 娘的大姐, 虽然这个可能是意料之中吧, 因为走之前去看望大姨, 当时就已
经确诊了肺癌晚期, 医院已经放弃治疗了, 不过娘和表姐还在帮着找中医, 不肯放弃
最后的希望。
2. 爷爷, (1929 - 2010)81岁, 可以说是喜丧了吧, 盖棺定论, 不过回忆小时候
还是很爱我的。
3. 大舅, 娘兄弟姐妹中的大哥。 这个最意外的, 癌症, 还是和憋屈有关, 文革给的打
击, 和村中生活的不顺序, 其实大舅也是个能人, 不过一直各种压力憋屈的他后来性
格都变化很大。 去看望大妗儿时候, 大妗儿满头白发, 说话间还是不能接受大舅去世
的事实, 令人唏嘘。



照片Collapse )

口水 2011-03-29

搞不定的时候, 不如就先大笑就是了, 实在是不知道阿不知道。 不过那啥, 活着, 健
康, 才是第一位的, 那啥, 坚持努力, 就是好的, 一直反感简单化, 然则, 恐怕也
是不可避免的, 人类还只能通过语言交流, 面对面, 等等, 那啥, 哈哈哈, 胡说八道。
其实也不赖, 虽然喜欢emacs, 不过lj就lj编辑器吧, 没啥, 没啥大不了的, 天还没塌,
2012也还远, 活着其实是第一位的, 小孩儿时候有过豪情壮志么? 其实不一定啊不一定,
没啥, 那啥, 不知道, 哈哈哈哈, 口水, 这篇文字其实真的没有营养, 那啥, 没啥,
爱谁谁? 哈哈哈, 其实现在早就不敢再那么嚣张了, 老了? 哈哈哈, 没啥, 年纪大也
有年纪大的好处, 只要健康还在, 心态还好, 就不赖嘛。 好久没写累死的文字, 恐怕
真的是很久了。 一直在算着时间过日子, 在emacs里设置了类似这样的日期戳,
2011-03-29-Tue-16:46, 完了, 那啥, 一天得列出来20-30条这个时间戳, 不然不知道
时间跑去哪里, 随便一晃荡时间就木有了, 木有了, 哈哈哈, 搓人一只么? 霍霍霍,
算了, 何必跟自己过不去, 尽力就好了, 活着已经是难得了, 何必再去强求那么多呢?
一直记不住的教训是, 干啥老去和别人比呢? 每个人都是完完全全不同的, 被鄙视, 和
鄙视别人, 其实都不是好习惯, 那啥, 没啥, 与人为善, 其实挺好, 帝哥不也说过,
人家打你左脸, 把右脸也伸过去么? 是帝哥么? 还是谁? 靠, 就是这么着, 过去的知
识, 总觉得不确定啊不确定。 那啥, 没啥, 加油尽力就好了。 争取, 尽力争取, 在
合乎自己的道德规范的范围内, 努力争取也就好了。 那啥, 没啥。

继续写么? 其实一直纠结啥呢, 不知道发表还是不发表, 不知道给别人看到是不是好事
儿, 因为那啥, 生病后变化很大, 一直不断的变化, 体重不提了, 75 - 90 - 75 -90
- 75, 现在终于回到比较正常的75, 然而思想啊思想, 混乱依旧, 虽然已经整理清晰了
很多, 相对于仅仅是五个月前, 哪怕, 那个时候恐怕更加混乱? 其实, 然则, 现在混
乱, 仅就混乱度的话, 不一定比那时候好, 哪怕一丁点, 然则, 最起码, 最底线,
工作顺利了些, 是吧, 恩呢, 那啥, 应该是, 其实, 恩呢, 没啥, 对, 好多了已
经, 那啥。 现在特别愿意写感谢信, 特别愿意看别人文章最后的感谢部分, 那啥, 觉
得特别好, 那啥, 没啥。 确实是, 这个世界, 那啥, 总归还是好人多, 总归人心是
向善的, 那啥, 心理学一个分析我觉得特别有道理, 那啥, 从远古, 人们需要拼杀才
能生存的时代, 基因里固化了这样的争抢的东西, 然则, 人类社会, 毕竟已经进化这么
多了, 尤其做学问的人们更加需要合作, 虽然在国内, 这一点可能还值得商榷, 然则,
那啥, 没啥, 比如我能活下来, 全拜身边的好朋友们的善心, 非常难得非常难得, 所
以, 那啥, 没啥, 活着的每一天已经是赚大发了, 何必纠结小事还, 哈哈哈, 那啥,
没啥。 哈哈哈

2011-03-29-Tue-17:40 好吧, 浪费到现在了, 今儿个一无所获么还是, 一无所获吧。
然则, 不知道咋, 怎么情绪这么平静? 没有任何争夺纠结之类, 或许不去尝试的好处?
靠, 不成, 加油一会儿。 恐怕也不是, 梁静茹的平静的嗓音还是有好处的, 虽然其实
情绪化的说, 不太喜欢她有些鼻音过重的声音, 不过, 其实, 那啥, 没啥, 这样的声
音恐怕才是有平静情绪的作用?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Q5MzI3Mzg0.html

2011-07-11-Mon-15:20 打开lj时候, saved draft里这篇, 好多废话, 不过既然写了就发
了吧。

Tags:

转自欧洲新报, 二零一零年九月一日刊

说的很在理。

作者: 文扬

目前一条全球性重大新闻是: 中国已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美国《纽约时报
在报道中说:“虽然这个里程碑事件很早就在预料之中了, 它仍然强有力地证明了中国的
崛起时真实的, 也再次提醒世界将不得不重新考虑与这个新兴经济强权的关系。”

历史会记住, 这是公元2010年8月16号的事情。

在公元1978年中国刚刚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 中国的GDP才只有日本的六分之一,
而仅仅五年前, 中国的GDP也才只有日本的一半。 多年以来, 中国人都还不太敢想
有一天自己的国家会超过日本, 直到这一天终于静悄悄的到来。

之所以说是静悄悄的到来, 是因为, 即使按照纯粹的经济数据统计很容易就画出中国超
过日本的那条曲线, 也很容易算出两条曲线相交的这一天, 但对这一个具有极大地历史
意义的赶超, 中国人可以公然宣告和炫耀的东西却不多。

在很长一个历史时期内, 媳妇在经济上的成功都被说成是自由民主政治制度的成功, 而
中国的经济落后也理所当然就被说成是不自由、 不民主的政治制度的结果。

这个可以简单地表述为“自由民主政治制度 = 经济增长和市场繁荣”的自由主义经典共
识, 在二战后通过美国的成功得到了证实, 进而又在前苏联集团的崩溃中得到了反证,
 一正一反, 其真理性几乎就不言自明了。

世界就是这么肤浅, 很快, 人们就把应该历史学家汤因比所揭示的事实 -- “迄今
为止所有人的经济优势, 无论是国家内部某个阶级的经济优势, 还是国际社会某些国家
的经济优势, 都是通过掠夺和剥削他人而实现的。”--给忘记了。

在批评和揭露不再时髦、 自由主义经典公式被当成普世真理一统天下的时代, 不自由、
 不民主的中国, 有什么可以拿出来公开宣告的呢? 

人家西方有本事把野蛮的掠夺和残酷的剥削统统包装在华丽的自由民主外衣之下, 你中国
学得到这个高级统治术了吗?

被自由民主学说压迫得抬不起头来的中国人, 没有话语权也不会制造新学说的中国人, 
只好守着自己的看家本领 -- 埋头苦干, 顶着铺天盖地的嘲讽和谩骂, 蹒跚前行。

不就是勤劳节俭吗? 这个中国人能做到; 不就是吃苦受累吗? 中国人一直都如此; 
不就是忍辱负重吗? 习惯了也没什么。 坚持勤劳节俭、 吃苦受累、 忍辱负重三十年
 坚持不上歪理邪说的荡, 中国成为了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 成为了时间第二大经济体

罗斯福说“穷人无自由”, 这句话倒是真理; 撒切尔说“经济自由是所有其他自由的基
础”, 这句话也是真理; 至于“自由民主政治制度 = 经济增长和市场繁荣”这个自
由主义共识, 只能说信不信由你。 根据张维为教授遍访全球一百多个国家的直接经验,
 他还没有发现一个实例证明非西方国家靠应用这个公式取得了成功。

天道酬勤, 这句古话引领中国人数千年了。 一套政治制度, 只要鼓励人人都勤劳节俭
 努力工作, 就能够创造财富, 就能够扩大经济自由, 就能够为所有其他自由提供坚
实的基础, 就能够同时增加国民的自由和国家的自由。 道理就这么简单。 成堆成套的
政治经济学说, 无论多么人云亦云的部分、 无知无识的部分, 可以当做实用理论借来
指导实践的部分, 其实不多。

天道酬勤, 祝福回归简单道理的中国!

谨以此文祝贺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了时间第二大经济体。

-- 2011-01-03-19:41

归国来两个多月, 见闻震惊了我, 中国的问题远远超过这个文章作者以及当时的我的想象,
有空了慢慢写写看。

CNN Talk Asia 专访韩寒

今天看了CNN Talk Asia的韩寒专访(以下资源全部出自电驴), 感想如下:

只要你不涉及政治, 不涉及反党, 那么并不会收到实质性的迫害。 至于刘晓波之流, 动
辄要动摇共产党的统治, 当然这一点上, 我们确实没有美国自由, 他们可以随意的去羞
辱自己的领导人, 去质疑自己的议会(虽然, 实质上, 这对美国国家的决定到底有多大
影响也是值得商榷的, 毕竟美国也不是全面的民主, 类似古希腊那种, 其实古希腊也并
不是理想的民主, 你必须有公民权首先, 然则公民权已然是一个相当高的门槛。), 但
是我还是认为, 中国建国仅仅刚过60周年, 而且国际环境其实仅仅是在最近的三十年才开
始趋于平和, 现在政府的政策我认为相当正确, 集中全力发展经济, 增强国力, 至于中
间出现的许许多多问题, 不可避免, 但是可以解决(这里不提我们家自己在文革中拆迁中
受到的不公正待遇, 然则尽管如此, 我父亲依然支持政府改革开放的决定), 大家加油
工作, 积极参与政治来解决种种的问题。

至于大家提到的难于参与进到政治里, 我也有这个疑问, 但是其实想想, 当年改革开放
开始之前, 凤阳农民的包产到户实验, 不也算是底层人民参政议政的例子么? 虽然可能
开始时候没有意识到, 然则, 中国特色吧。 不了解美国的方式, 随意猜测一下, 当年
美国建国初期的诸多问题, 估计类似的解决也是很多(可以找些西部片看看? 呵呵)。

另外, 韩寒有一个我很羡慕的, 幽默的优点, 这个我父亲也有, 但是我没有继承。 最
近在读一本《幽默技巧全书》, 呵呵, 其实真正能从中学到多少到不一定, 不过里面提
到一下指导性的原则值得学习一下。 回头整理出笔记来再分享吧。

先摘抄了两段如下:

读出“乃妇专座”, 用来在公共汽车上对付占领专座的年轻人。

真奇怪, 这些泡沫当初是怎么装进去的? 被别人开啤酒等的泡沫弄脏时候的解嘲。

由此,妨碍人产生幽默感的原因有二, 一是不由自主的把减小物质上的实用性的损失的重要
性放在缓解精神沮丧上。 富有幽默感的首要条件是从物质需求的迫切需求中解放出来, 这
就需要一种拿得起放得下的精神。 二是对于幽默原则来说, 人有时故意说了一些蠢话, 做
了一些蠢事, 才显出心灵的富足。

PS. 丑娘娘确实不错, 不过可能是郭德纲少见的长篇单口吧。 也许找济公传来再? 呵呵
1. 郭德纲

- http://news.xinmin.cn/rollnews/2010/08/19/6376785.html 王军荣, 他认为郭德纲徒
弟打了人, 师傅必然有责任, 够不上德艺双馨, 好吧, 这些用道德来要求别人的家伙,
真是叫人无语。

- http://gaowanzu.blog.sohu.com/158264052.html, 人们断章取义的本领太强大了,
所以产生这样的记者, 全是这样的土壤的功劳。 死死抓住别人嘴里的几个词, 不顾上
下文, 这些人语文怎么及格的? 不过他们确实能旁征博引, 看到死记硬背的坏处了
吧?

- http://news.xinmin.cn/opinion/ylhc/2010/08/19/6384104.html, 好吧, 抓出一个来
看, 毕晓哲, “本来,孔庆东力挺郭德纲是他的自由。但孔庆东自称是孔子传人,又是
高等学府的教授,大小是个公众人物,讲话就要有点分寸,怎能把一个“挺了一回打人的
徒弟”的相声演员说成是民族英雄。 ” 这就是“分寸”了看来。

- http://blog.163.com/vip_liuxinda/blog/static/1038548052010719115535616/,
个狠, 郭德纲的捐款被直接视作出买人的黑钱。 牛啊, 何患无辞。

- http://finance.eastmoney.com/news/1355,2010082091141023.html, 南瑞, 这篇文
章说得好, 里面两段有力的论述。
1. 理财周报的记者王晓楠认为整个事件中的媒体生态环境的粗糙与职业素质更应当引起
人们的关注。原本一个普通的民事纠纷,升级为一场广受关注的社会事件,媒体在其中
所起的作用不容忽视,迎合热点的媒体并未比三俗的郭德纲高雅多少。王晓楠提出,该
事件中表现出的话语权分流也应当引起人们的重视。主流媒体的批评之声,并没有封杀
郭德纲的表达权,他通过网络将自己的观点传播开来。互联网的兴盛分散了媒体的话语,
传统媒体和互联网对于此事的立场呈两极分布,这充分说明如今的时代已不是主流媒体
说什么受众就听什么的时代了。原本强势的一方,因网络的发展被削弱了话语权。

2. 原文泰认为所谓低俗文化的流行,原因大致可归纳成以下两点:首先,凡尘皆俗人,
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的生活都还挺俗气的,进国家大剧院听歌剧只是少数有钱又有情操
之人的乐趣,留给老百姓的,自然就得市井一点;其次,这样的需求可能还跟我们国家
文化主旋律的创作有关,形式上创新的欠缺,板起脸教训人的姿态让老百姓疲于应付。
正统、严肃的狂轰滥炸之下,观众难免想来点不一样的。而郭德纲、小沈阳、周立波等
的表演方式,虽大都难登大雅之堂,却实打实地给了老百姓一种享受。若论真正的三俗,
当是凤姐、兽兽之流的走红,这些才是我们这个社会某些文化价值观扭曲的表现,这样
的低俗文化才应当彻底封杀。

- http://qinqy-12345.blog.sohu.com/158288097.html, 这篇也写的很好。

- http://news.67.com/files/2010/8/16/245535.shtml, 这是倒郭德, 牵强, 例子举
得不到位。

- http://news.67.com/files/2010/8/17/245594.shtml, 短小。
- http://news.67.com/files/2010/8/17/245613.shtml, 认养老虎? 好吧。
- http://news.67.com/files/2010/8/18/245770.shtml, 老郭的访谈, 很好, 我没有
退出啊, 当然还是好人多。 这是好的坚持。 “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 http://news.67.com/files/2010/8/18/245826.shtml, 老郭也在服软, 不在场上砸挂
太多了, 哎, 社会真是太能教育人了。
- http://deyunbanzhu.blog.163.com/blog/static/113719717200921705733773/ 白宗巍
的扇子? OMG, 这原来果然是真事。

2. 中国达人秀
补看了前两集, 这个选秀评委不错, 牛人还是很多的。 很多感人的, 哪怕是策划, 人
在里面。

洪菠, 贵州金沙, 38岁, 也来参加中国达人秀, 好。

评价谁的不太记得了。
高晓松, 你能吃上这行饭, 但是还没到喝到这行酒的地步。

评价四川来的模仿MJ的人。

周立波, 你要知道, 作为一个男人, 作为一个父亲, 不要展览自己的痛苦和灾难。 男
人要扛得住。

高晓松, 点评老皮匠乐队, “我听你们唱青春两个字的时候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我觉得,
谢谢人生中有音乐, 生命里如果没有音乐, 那么多幽暗的岁月, 那么多风雨, 怎么大家
能一起坚持下来。 这些友谊怎么能在一起。 我觉得深深地打动了我。谢谢你们。”

姜仁瑞的机械孔雀舞原来有这等深意, 这等深刻的爱情, 叫人感动! 这个就算是策划,也
是好的。

周立波, “这就是我们大家看到的非常平凡的不离不弃, 也许这就是最朴素的爱, 令人感
动。”

程雷, “您是全中国最棒的男人。” 姜仁瑞:“谢谢谢谢, 男人都应该这样。”

阿石才, 阿香, 僳僳族, 是的, 云南, 少数民族很多天生的歌手。

寿君超就是这一集的。

徐弘东唱帕瓦罗蒂。 为什么都唱国外的东西呢? 为啥不来段京剧啊, 大鼓啊之类。

好吧, 看完了。

3. 这一篇爱情说得很好, 人总是需要成长的。

- http://www.kaixin001.com/!repaste/detail.php?uid=5958986&urpid=2792944565
篇说爱情说的很好。

ps:

-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k5MzY2MTg0.html 石家庄, 哎, 又这么出名了。
-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dNkq_ViOZjI/ 这俩相声也不错。

《大江大海1949》 摘录

1. 人们安静地上车,一入厢房,放好行李,爬上自己的铺位,就把灯灭了。灯灭掉的那一刻,整个世界就没入铁轮轰轰隆隆的节奏里。行驶中的夜行火车永远是浪漫的,车厢像个秘密的、无人打扰的摇篮,晃着你疲倦的身体;韵律匀匀的机械声,像一顶温柔的蚊帐,把你密密实实地罩在摇篮里。

2. 事后回想,好像只有祖母一个人知道:这世界上所有的暂别,如果碰到乱世,就是永别。


这里在叙述国民党逃去台湾和二战后, 东欧驱逐德人一样。
我睁大了眼睛,“百里,你在大埔家的房东是翁照桓,一九三二年淞沪血战中发出第一枪的国军旅长翁照桓?”


林百里
这个一九四九年战火中出生、流离中长大的孩子,六十年后,开创了全世界最大的笔记计算机制造公司。

马英九出生在1949的香港, 蒋震, 著名实业家若不是韩战结束, 差点被中情局的自由中国空投回大陆作为间谍。
他参加了胡琏对粟裕的南麻血战。粟裕牺牲两万生俘三千(国民党数字,共产党数字为一万四))伤敌九千的结果。是粟裕少有的失败。
钱穆在香港办新亚书院, 学生中有余英时。还有后来成为香港大学的分子遗传学家校长的徐立之。
钱穆1949年为新亚书院写的校歌。山岩岩,海深深,地博厚,天高明,

人之尊,心之灵,广大出胸襟,悠久见生成。

……

手空空,无一物,路遥遥,无止境。

乱离中,流浪里,饿我体肤劳我精。

艰险我奋进,困乏我多情。

千斤担子两肩挑,趁青春,结队向前行。


你知道香港影星成龙的本名是什么吗?如果我告诉你,他叫“陈港生”,你可以猜到他身世的最初吗?稍微打听一下,你就会知道,他的父亲房道龙,在战乱的一九四七年只身离开了安徽和县沈巷镇的老家,留下了妻子儿女,辗转流离到香港,改名换姓之外,另外成立家庭,生下的男婴取名“港生”。
以南北向的中山路、东西向的忠孝路画出一个大的十字坐标,分出上下左右四大块,那么左上那一区的街道,都以中国地理上的西北城市为名,左下一块,就是中国的西南;右上那一区,是东北,右下,是东南。
做了一点探索之后,我大吃一惊,哎呀,不是这样的。你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竟然会错。



原来国民政府在日本战败以后,一九四五年十一月十七日就颁布了“台湾省各县市街道名称改正办法”,要求各个地方政府在两个月内把纪念日本人物、宣扬日本国威的街道名改正。
郑定邦的主意, 用中国地名命名街道, 灵感来自鸦片战争后的上海英美法租界, 外国人为了避免吵架, 想出的办法。  那么二战之前的台湾是什么样子?日本占领?
国共在锦州外围激战。范汉杰所统帅的国军调动了十一个师,和林彪、罗荣桓指挥的东北野战军五个纵队,相互厮杀割喉。飞机轰炸,重炮射击,阵地一片火海。然后突然下雪了,美国的记者拍到国共两边的士兵在雪埋的战壕里蹲着,冻得嘴唇发紫、脸色发青,但眼睛里全是疯狂的红血丝。

美国兵坦克开进来时, 德国小孩儿用石头欢迎。 然后美国兵回敬以巧克力。 然后德国小孩就开始欢迎美国兵。

看到台湾兵被日本人派去看守战俘, 后来被审判判刑, 从死刑一直减到七年半。 战争审判难道从来这么不严肃? 看得心里烦闷, 也许不该看这本书?
蔡:觉得——打架打输了,这样而已,怨叹我们打输人家而已。你看那些日本人,被判死刑的有好几个,都笑笑的,说,“哎,我要去了,祖国的复兴拜托你们了!”这一点是我们要学的地方,我常常在讲,日本人的好处我们要学。

Fan: 今天一度心乱如麻, 看不下去。 平静的想想, 终于安静下来。 结论是, 这是个成长的好机会。 三十而立了要, 该不要太婆婆妈妈,
该冷酷一些。 看书不过是看些历史。 惨烈的历史无非是提醒我们珍惜今天的和平安详, 珍惜机会, 做出好的成绩。 不能沉迷在自我满足里!
可以继续看这个书。 另外, 明天起对自己严厉起来!
提到, 日本军队里, 上级打下级嘴巴是正常的。 然则, 据此判重刑是不合适的!
他还跟我解释,说,“你年轻,有时候会比较冲动。在这个收容所里,你要尽量认真读书,边读书边修养,这样,早晚你都会回去的。要保重身体,你只要想着日日是好日,每当生气的时候,就要想到马场中将有跟我说,日日是好日。”

南京菊花台 九烈士墓! 卓还来卓领事。
辜文品后来也老了。六十年以后,他在埔里回想起自己在拉包尔的年少岁月,挖洞、埋尸、种菜、抢筑碉堡,什么都做了,难以忘怀的,还是那成千成千的尸体



——炸死的、病死的、饿死的尸体,等着他去火化。因为太有经验了,他成为专家,单凭“气味”,年纪轻轻的他就能辨别烧到了人体的哪个部位。心脏,他说,最难烧,往往还要浇上汽油,才烧得干净。

在我心中挥之不去的思绪是,一九四三年从南京老虎桥集中营被运到这个有鳄鱼的丛林岛的那一千多名国军,可都是像林精武、张拓芜、柯景星、蔡新宗这个年龄的人啊。死在异乡,即使是没名没姓的集体掩埋于乱葬岗,即使乱葬岗已经被爆发的火山熔岩深深埋灭,这些失乡的亡魂——可都是有父有母的。如果说,当年,是国家让他们过江过海来到这蛮荒的丛林,让他们受尽伤害之后无助地倒下,然后任火山覆盖他们的脸,那么六十年以后,国家,也可以过江过海牵引他们回到故乡吧?



我开始寻找幸存者。


“很清楚,而且,”台北那一头的声音清脆地说,“我跟他一解释是您在找他,李先生就说了一句话。”



“他怎么说?”



“他说,我知道为什么我的战友都死在拉包尔,但我利瓦伊恂独独苟活到今天。我在等今天这个电话。”

美国人的肉可以吃?



是的,一九四四年九月二日,一架美国飞机在父岛被日军击落,机上九名飞官坠入海里,其中八个被日军俘虏。



俘虏中其中四个被斩首,另外四个美国飞行员,被日本军官杀了,然后煮熟吃掉。



九人中唯一幸存的,来自麻州,刚刚满二十岁,在海中危急漂流的时候,被美国潜艇浮上水面抢救。



这个死里逃生的年轻人在六十五岁那年,当选为美国第四十一任总统,他的名字叫乔治·布什。


令我震惊的是接下来看到的画面:为了反对德国参战,有些德国的职业军人第二天走出了军营。他们在营房大门口,把枪放在地上,摘下头盔,放在枪上,转身离去。军人,把枪放下,这是一个重大的宣示。


不管你是哪一个战场,我不管你是谁的国家,我不管你对谁效忠、对谁背叛,我不管你是胜利者还是失败者,我不管你对正义或不正义怎么诠释,我可不可以说,所有被时代践踏、污辱、伤害的人,都是我的兄弟、我的姊妹?




我的山洞,我的烛光

佛学里有“加持”一词,来自梵文,意思是把超乎寻常的力量附加在软弱者的身上,使软弱者得到勇气和毅力,扛起重担、度过难关。


印象最深刻的是蒙民伟。看他谦和而温暖的待人接物,很难想象他是个家大业大的成功企业家。但是当你坐下来安静地聆听他回忆属于他的一九四九,知道他曾经在一九四八年的上海热血奔腾地参加“反饥饿、反内战”的学生运动,曾经在清华大学激动地关心国是,你也就了解了为何六十年后他对香港的社会回馈如此认真。虽然他的故事没进入书中,但是他的叙述给了我历史的深度。

读后
这是一本非常值得一读的好书。 里面关于仅仅六七十年前的战事和个人命运的渺小做了精彩的记载。 众多历史人物, 然则更多平民百姓。
战争中经历过多颠沛流离。 个人命运在历史的波澜里显得尤其渺小。 (待续)

Txt version for contents.
http://www.megaupload.com/?d=8I0GO5A0

PDF version for pictures.
http://www.megaupload.com/?d=WKEMMB27

versions
1. Created on 2010-08-10
2. Continued on 2010-08-14
3. Continued on 2010-08-16

昨天还有今天

昨天:
19:09 32集, 探春远嫁, 看的要掉泪。
今天赖了一上午, 午饭也没吃, 非常沮丧, 非常沮丧。 然后跟老婆聊天, 不得不说,
我的老婆是我运气变好的最大收获, 有妻如此, 夫复何求?

然后, 算了, 把日志里的几条直接贴在这里吧。

15:47 去游泳, 回来整理一下今天qq记录, 一定要整理, 整理几句, 可以抄写出来贴在
床头的。

21:48 龙应台 《大江大海1949》, 在这里找到了。 豆瓣上果然还是没有。 当然, 听到龙
应台在接受中国梦践行者奖的时候和陈丹青谈到这个, 她仍然是抱有希望, 所以我也有,
我比她要年轻的多。

另外, 他们提到关于战争记忆的不能分享, 联想到lie to me最近的一集, 某个从伊拉克回
来的心理受到影响的士兵, 有趣, 也许是心理学的某个课题?

链接在这里
http://blog.farmostwood.net/public/1949/1949Simplified.pdf

视频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k0Nzc2ODk2.html

22:38 看了看郭德纲家人打人事件, 纯粹是记者在闹事儿(而且蠢得可笑, 竟然把偷拍的视频全部, 没加任何编辑的, 贴出来), 北京台这么容易进么? 招这么无聊的记者?

然后看许茹芸古巴之旅, 很好看。 这个女人很好。

后来看了开心上朋友转的一些有趣的帖子。

-- Updated 2010-08-12

原来红楼梦作曲者王立平老师, 在写完探春远嫁, 分骨肉, 一帆风雨路三千之后, 一样也“趴在钢琴上, 泪流不止起来, 它打动了我的心”。 这是在1986年的12月。

-- Updated 2010-08-14

郭德纲这个事闹得有点文革的意思了, 或者其实还差的远? 不过已然叫人感觉恐怖了。 写了点东西, 不过还是不发了, 有兴趣的去google 郭德纲, 文革好了。 还好现在有网络。

Climbed Koenigstuhl

Climbed Koenigstuhl on foot this afternoon.

Met two Taiwanese at the station of weststadt/suedstadt, they have just arrived to learn German in the summer, and are asking the way to hauptbahnhof.

After told them, I started from allois link platz.
From Climbing Koenigstuhl - 01-Aug-2010


Took the trail beside the road and started to walk up the hill. Then went this way to biehelderhof, which is the station right after MPIK(Max-Planck-Institut für Kernphysik). After like 15 minutes walk, arrived at the field that I've seen for a long time on the bus.
From Climbing Koenigstuhl - 01-Aug-2010


Saw this playground near MPIK then, many kids and their parents were playing there.
From Climbing Koenigstuhl - 01-Aug-2010


Then nothing more interesting, just this kind of trails.

From Climbing Koenigstuhl - 01-Aug-2010


Finally, arrived at MPIA and went to the bergbahn station (furnicular way) and took the bergbahn to get down to hauptstrasse. Met this beautiful baby on the way back. Took several pictures, and sent to its parents.

From Climbing Koenigstuhl - 01-Aug-2010


From Climbing Koenigstuhl - 01-Aug-2010

中国去过的省份

Tags:

Latest Month

October 2012
S M T W T F S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Syndicate

RSS Atom
Powered by LiveJournal.com